发新帖  新投票  回帖  关闭侧栏
4530个阅读者,31条回复 | 打印 | 订阅 | 收藏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发表时间:2019-10-19 07:10

乐橙bbin女优彩票:[原创]苏维埃逸史:投敌倒计时



宋长琨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/bbs_voc_com_cn/forum-49-1.html



1935年5月初,闽赣省委、省苏维埃与省军区及所属新编第一团共630多人,在德化、仙游、永泰交界的紫山,被国民党包围。被困第一天,仙游保安团的一个陈姓的便衣来到山中,自称要见军区首脑,被放了进来,与军区领导密谈了一夜。第二天,军区司令部还派人跟特务下山。到底谈了什么,省委书记兼军区政委钟循仁、省苏维埃主席杨道明均一无所知。省军区司令员宋成泉、参谋长徐江汉、政治部主任彭祜,各有投降之意,彼此不谋而合,宋成泉在徐、彭二人之间来回穿梭,又鼓动下属营长、营政委,形成一致。杨道明见三人在一起开会密议,把省委书记兼政委的钟循仁撇在一边,气愤地质问彭祜:“你们是不是想投降呀?” 彭祜矢口否认。钟循仁感觉到事态严重,命令部队向山顶转移。随后,在山上召开一个会议,钟循仁作报告,教育大家同舟共济,不能动摇,决不允许投降,要战斗到最后一人一枪。当晚,队伍在山顶宿营,宋成泉把省委、苏维埃驻地安排在远离他们司令部的偏僻地方。钟循仁感觉情况更加不妙,为防止他们投降,又连夜召开会议,他在会上强调,投降是没有出路的。杨道明也发言说,我们不能脱离党。宋成泉反问:“现在还要听党的话?我的司令员怎么当?”有几个同志愤然反驳,矛盾激化,有一触即发之势。钟循仁制止了这场舌战,会议无果而终。第三天,下午,一个国民党军官,带着两个卫兵,抬着一口猪,上山来了。钟循仁说:“国民党又来诱降了,连慰劳品都送来了,这下情况更糟了。”他马上召集会议,但批评说服已无济于事,宋等三人都是沉默,你讲你的,我做我的。当天夜晚,宋成泉、徐江汉带着队伍,下山投敌。第四天,凌晨,彭祜找到钟循仁,约他一起察看地形,到离机关驻地较远的一个山坡,钟循仁走在前面,彭祜跟在后面,彭开枪打死了钟循仁。七八点钟时,太阳从山上升起,杨道明和省委、苏维埃机关同志起床后,发现部队不见了,连炊事员都在昨晚跑了。这时,彭祜带着老婆,两个警卫员,来到省委的驻地,在这里看了看,呆了一会儿,没说什么,沿着山脊下山投敌去了。这天晚上,杨道明带着仅剩下的二三十人突围,只有7个人突了出来。7个人中,5个人返回了原籍,杨道明和另一位同志在附近寺庙出家当了和尚。
按,宋成泉,店员工人出身,原为项英的警卫员,后来在红军大学学习一年,派为军区司令员。缺少经验,但有口才。宋成泉带队投敌后,队伍被缴械,他本人被国民党第九师用骄子抬着,武装押解送往漳州绥靖公署。在漳州,他认出被俘的朱瑞爱人刘志敏和项英的爱人,他们很快被国民党枪杀了。新四军成立后,宋成泉又找到项英安排工作,同志们揭发后,被项英亲自处决。彭祜,参加湘南起义,经历过井冈山斗争。觉得游击战争没有前途,曾用枪打伤自己的腿,以谋另调工作。利用职权,乱搞男女关系,霸占女干部张士英、江翠英,又打击、迫害、调离方志纯、肖明星、刘炳龙等同志。投敌后写有《误入歧途与悔祸来归》一文,1937年释放,1941年加入国民党。解放初,在湖南省民政厅文史参事室工作,1959年被查出伏法。徐江汉,湖北人,宁都起义后,加入红军,军阀意识浓厚,为人骄横傲慢。投敌后被国民党关进“感化院”,三年后释放,到延安,重新入党,任抗大教员、大队长等职。解放后先后在天津、北京铁路分局任车务段长、车务处副处长等,查清历史后,撤职,安置在天津车务段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9-10-21 08:08
脱党启示
1927年8月初,武汉国民党颁布了《清查共产党员办法四项》,其中第三项规定:“有共产党嫌疑者,令其于三日内登报声明反对共产党或发表文字反对共产党。”自此,脱党的启示报上每天都有,少则一两人,多则十来人。启示的格式大概是这样:
(一)我曾误入CY,旋因该团不合国情,已于4月间脱离关系,特此说明。
(二)敝人曾经由人介绍,加入中国共产党,旋因政见不合,早已退出,特此声明。
(三)我以前被人引诱加入共产党,我本不知道什么叫做共产主义。现在看见中央命令,晓得共产党是一个叛国害民的党,特此登报声明,与该党脱离关系。
因为登脱党声明的人太多了,汉口《中央日报》还专门登一个启事说:“奉中央命令,关于党报登载脱离**或声明非共产主义务启事,非经汉口特别市党部改组委员会审查盖章,不得登载。因此,本报自即日起,凡不合上项手续的启事,一概不代刊登。”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9-10-21 08:08
失魂落魄的师长
1927年9月30日,秋收起义部队在三湾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。部队改编后,开了全体官兵的大会。队伍集合好了,战士们远远看见师长余洒度缓缓走来,只见他愁眉双锁,一肚皮不舒服的样子。余洒度首先宣布改编命令,接着发了一场牢骚,说:我们的部队好象打了几十个败仗的样子,……现在人员减少了,部队要缩编,从一个师改编为一个团,一个团还是不足,改编为两个营……同志们有些听不下去了,只看到场的人,大家等瞪着眼睛痴呆地望着他,感觉这位师长好像失了魂一样。

回复时间:2019-10-21 08:08
毛泽东和余洒度的争吵
秋收起义部队进入莲花县城的那天晚上,师长余洒度请前委书记毛泽东来师部开会。这时,逃出城外的国民党警备队,还在离城三里路的村庄上住着,其警备队长为黄埔生,被革命军俘虏后,却让余洒度给放走了。毛泽东对敌情深为担忧,更对余洒度的行为非常不满。开会人员尚未到齐,毛泽东拍着桌子,斥责道:“还开什么会,这许多人的生命,交在你手上,你没有给他们放在安全地带,敌人的警备队还在那里,这许多生命不能得到保障,你还开什么会?”余洒度也发火了,说:“什么!你怕死吗?我可以担保,你若死了,我抵你的命,今晚有任何危险,我都以生命担保!”双方吵得都面红耳赤,经同志们劝解,才免于大动干戈。不久,余洒度就离队而去了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9-10-21 08:08
余洒度离队
曾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辎重队长兼供给主任的范树德,对师长余洒度的离队,记述说:
秋收起义前,卢德铭从修水去武汉向党请示工作,由余洒度代理师长。秋收起义部队打下莲花县城以后,当晚就地宿营,第二天一清早起来通知集合时,才发现余洒度不见了,自行离队。余洒度脱离革命队伍后,据闻他在北京东北军万福麟部任政训处处长,是国民党将级军官。当年说他有一个弟弟,不知是否同胞兄弟,因走私和贩卖鸦片烟被国民党抓获。被抓时惊慌失措的把余洒度的一支手枪搞掉了,掉在哪里也不知道。国民党把手枪找到后,连连追查责任,结果查出余洒度的手枪,于是余洒度挨了国民党反动派枪毙的处罚。我记得此事发生在1930年左右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9-10-21 08:09
何苦强留
毛泽东带领秋收起义队伍上井冈山,经过酃县十都到达该县水口,部队司令部驻扎在朱家祠。第三天,原师长余洒度和三团团长苏先骏,便企图离队逃跑,被警戒哨扣住。把情况报告毛泽东时,他颇为大度地说:要走,就让他们走吧,何苦强留呢?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9-10-22 07:34
陈树华:毛泽东安排我离队
陈树华,秋收起义时为第一师参谋处长,他说了自己上井冈山之前因伤被毛委员安排离队的事:
上山之前,对于伤病员同志实行遣散,以减少山上的供给,每人发给一块大洋作为路费。最后,毛泽东同志望着我说,你离开部队修养去,但一定要完成一个任务。你到长沙望麓园找许老太婆,赖在那里不走,一定要找到老易(易礼容,毛泽东知道我跟易礼容很好),向他们汇报我们部队的情况。如果一天找不到,就花两天、十天、半年时间,一定要找到易礼容。毛主席说这些话时,不但态度严肃,而且对每一句话都用手指顿一下。要不是有这样重要的人物,我是决不肯离开部队的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9-10-22 07:34
袁崇全的策反信
“八月失败”,二十八团由湘南返回井冈山。走到沙田附近肃反,枪毙了鼓动叛变、制造分裂的几个干部。隐藏更深的是二营营长袁崇全。他争着做前卫,然后,乘机蒙蔽二营一个步兵连和一个机枪迫击炮连跑了。并送给二十八团党代表何长工等人一封信,署名的有袁崇全等七个人。信中除咒骂党和红军外,指名要枪毙朱德、陈毅等人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9-10-23 07:54
机警果断的赵尔陆
1928年8月,红二十八团二营营长袁崇全、党代表杜松柏胁迫二营官兵远离主力部队,企图投敌。六连党代表赵尔陆发现苗头不对,与六连连长李见林、机枪连党代表何笃才一起,带着几个排长,拿着驳壳枪到营部,质问袁。袁说:“均不令我们去打游击。”赵尔陆问:“怎么没见到命令?”袁说:“是口头交待的。”杜松柏也说:“是朱胡子单独交待的。”赵尔陆等三人觉得不对头,自作主张,脱离二营,急行军一百里,把他们掌控的三个步兵连和机关枪连带回了军部。按:朱胡子,即军长朱德。

回复时间:2019-10-23 07:54
跟着敌人走
1930年10月,红一方面军前委秘书长古柏,从黄陂去富田,正遇上“富田事变”。一天晚上,古柏正组织干部在江西省苏维埃政府开会,突然外面响起了枪声。大家从省政府跑出来,发现二十军叛乱了,到处都是叛军,警卫班已被冲散。古柏等几个人匆匆逃出来,方向不明,同志们不知道该怎么办,问古柏:我们往那个方向跑?古柏说:不要作声,跟着敌人走。大家按着古柏的主意,悄悄跟在叛军后面慢慢走,最后巧妙地摆脱了叛军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9-10-24 08:24
保亭营血案
1928年2月,琼崖工农革命军东陆军进攻崖城失利,反遭敌人包围,突围而出时,只剩下80余人,另有土药枪队180多人,退往保亭营。琼崖特委令革命军与黎民武装王昭夷部合作,受王的指挥。王昭夷,黎族头人、陵水县苏维埃政府委员、农军总指挥,曾任进攻崖城总指挥。王昭夷说:“前几天,就听说你们要来,我做了准备。现在大家很疲劳,先休息,做饭吃。”说着吩咐群众挑粮煮饭。革命军整顿队伍,缩编为一个连,清理武器装备。张良栋拿出600块光洋交给王昭夷,请他派人去购买子弹。王昭夷说:“这里离藤桥和陵水都是一百多里,又是山区,敌人是不敢轻易来的,买弹的事情不着急,我们搭五个灶熬硝盐制火药,弹药问题就解决了。”3月26日午后,王昭夷设宴招待革命军领导干部李茂文、张良栋、陈可源等人,商量反攻事宜。宴席后,工农革命军的4名干部和3名警卫员在返回营地途中遭到黎民武装袭击遇难。同时,王昭夷的部队向革命军连队宿营地发起突然袭击。战士们一点准备都没有,有的还在河里洗澡,有的在睡觉,就倒在匪徒的刀枪下。共有七八十人被捕,除少数人设法逃走外,其余均遭杀害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9-10-24 08:24
处决谷忠清
湘鄂边根据地初创时期,谷忠清,本为敌团防局长罗效之手下的一个班长,后率全班投奔红军。谷忠清作战勇敢,先后被贺龙提拔为营长、团长。谷忠清肆意强奸妇女,多次批评教育,但恶习不改。后来又与罗效之来往,企图叛变。1930年5月,经前委研究,贺龙亲自主持大会,公开处决了谷忠清,纯洁了队伍,整顿了作风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9-10-25 09:12
叛变进行时
1934年3月,福州市委组织部长、代理市委书记陈之枢被捕,被抓紧去不到两个小时,就叛变了。那天中午,敌人根据陈之枢提供的名单和线索大肆逮捕,福州的党团组织、赤色团体,全部被破坏。陈之枢和福州市委巡视员叶飞非常熟悉。1930年上半年,叶飞任团省委书记,到福州巡视工作时,陈是福州团市委书记,叶飞由福州回厦门时,把他调来,以加强团省委工作。这年7月,陈和叶飞一起被捕,次年12月又一起出狱,叶飞任福州团市委书记,陈当组织部长。陈之枢叛变第二天,给叶飞发来电报,要他立即回福州。叶飞不明就里,马上起程。路过党的交通战三都奥诊所,交通员吃惊地问叶飞:“你到哪里去?”叶飞说:“回福州。”交通员问:“谁叫你回福州的?”叶飞说:“陈之枢打来电报。”交通员惊呼:“陈之枢叛变啦!福州现在到处在抓人!”叶飞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这封电报是诱他自投罗网的。

回复时间:2019-10-26 08:42
假省委
1934年年底到1935年年初,中共河南省委遭到了严重破坏。先是省委代理书记张国诚等人叛变,不久省委组织部长蓝修德、省委委员周骏鸣、团省委书记邓一飞等又先后被捕,省委已经不复存在。这时,冒出了一个假河南省委。假河南省委以省委的名义向中央要人、要文件、要经费,要来的人被捕了,要来的文件和经费直接落到了敌人手中,给党造成了严重损失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9-10-26 08:42
谢然之叛变
曾任中央政府秘书长、苏区中央办事处秘书长的谢然之,被俘后就叛变了。他对敌人说:“项英眼睛近视,夜晚不能走路;陈毅重伤,不能起床。你们要是走进一点,这两个人一下就能抓到。”敌人从飞机上撒下的传单是谢然之的口供。传单说:你们抓到项英、陈毅,奖给五万元。项英说:“应该把他抓来枪毙。”陈毅说:“不要。枪毙不了那么多。他叛变是他的事情,不能怪我们。我们的脚还能跑两步,他能把我们抓到?共产党员不怕死就有办法。”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9-10-27 08:42
携款潜逃的政委
小河游击区位于信雄边区的南区。这个地区原有一支三四十人的游击队,这支队伍由政委黄新炳领导。起初,尚能执行“三大纪律、八项注意”,与群众的关系相处得也很好。在敌人“围剿”最严重的时候,群众能供应粮食,为游击队保守秘密。可是后来,黄新炳只知道打土豪、弄钱财,然后大吃大喝、滥花乱用。1935年,赣南省委领导蔡会文等来到这里,后,实行统一的经费开支制度,没收土豪的钱财必须交上级处理,不得私自乱用。这样一来,限制了黄新炳的自由。这年秋天,黄新炳带着没收的七千块银洋,伙同四个人逃跑了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9-10-27 08:42
恶虎向湘林
向湘林原来是粤赣边军分区的参谋长。这个人执行政策很左,不区分富农与土豪,把富农当土豪来打。尤其是乱杀人。一次在上南山,没收了一家土豪的钱财,还把土豪全家九个人都杀光了,在群众中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。向湘林的军阀色彩浓厚,对部下和战士动不动就体罚、殴打,甚至枪毙。有一次,项英的特务员报告敌情不准确,就被他给杀了。还有一次,他在敌人的伏击中受了伤,就怪分队长掩护不力,把分队长杀掉了。部队中很多都怕他、恨他,但敢怒而不敢言,只作禁声之寒蝉。后来,向湘林被捕叛变,把部队、机关负责人的姓名、驻地,以及有关的群众等等,统统供出来。特别是把油山那些经常替游击队买东西、支援游击队的老百姓,都提供给了敌人。结果敌人把那些老百姓抓去枪毙了,被害的有十多人。群众说:“参谋长是只恶虎,他一咬谁谁就死。”这一事件,严重地影响了游击队的群众关系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9-10-28 07:03
邂逅叛徒
主力红军长征后,闽赣省苏维埃受到严重打击,省军区司令员宋清泉、政治部主任彭祜先后叛变投敌。曾任中共闽赣省委常委兼黎川中心县委书记、黎川军分区司令员的方志纯,在战斗中受伤后,只身辗转来到福州,在闽海税务局当贴票员,每月工薪十元。他早就从报上看到了宋、彭二人叛变的消息。无巧不成书。一天方志纯去福州一家温泉洗澡,刚进去坐下,正要脱衣服时,突然看到彭祜衣冠楚楚地走进来。方志纯没有办法回避了。彭祜也感到非常意外,问方志纯:“你怎么也在这里?”方志纯说:“那年我受伤,没有赶上队伍,后来就一个人流落到这里。”二人正说着,宋清泉也来了。方志纯一看,糟了!这两个叛徒只要一个人缠住他,另一个人报告,或者两个人抓住他,往国民党那儿一送,不就完了吗?于是方志纯急中生智,向门口望了望,说:“怎么搞的,我们两个人相约来洗澡,他为什么还不来呢?”接着,他又回过头对两个叛徒说:“你们洗着,我看一下。”说完,就溜之大吉了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9-10-28 07:03
朱森叛变
主力红军长征后,成立了闽西南军政委委员会,朱森任参谋长。朱森,本为湘军营长,被红军俘虏后,自愿加入红军,入了党,当过红军学校教员,后成为高级指挥员。1935年5月,朱森借口巡视工作,带了一个通讯员到了龙岩的白土,用军政委员会军事部的名义,写了一封信给独八团供给处,要他们送几千现洋、买二支钢笔、一块手表给他。当他接到这些东西以后,带着通讯员到岩城敌十师师部投降了。朱森投降后,被国民党任命为师参谋长,专门对付红军游击队,后晋升少将军衔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9-10-29 08:28
打狗队
1927年11月,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在上海召开扩大会议,建立和健全了中央机构,组建了由周恩来、向忠发、顾顺章参加的中央特科,由周恩来领导,顾顺章任科长,下设总务、情报、行动、交通四科。行动科在内部也叫“打狗队”,主要任务是打叛徒,清楚隐患。

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
你的用户名: 密码:   免费注册(只要30秒)


使用个人签名

(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!并遵守相关规定
   



Processed in 0.040606 s, 8 q - 无图精简版,sitemap,
申博娱乐手机登入网址 申博游戏登入直营网 申博登录不了 申博管理网登入 老虎机支付宝充值 申博太阳城娱乐中心直营网
太阳城申博娱乐城登入 菲律宾申博太阳网城上娱乐 申博会员登入 www.91tyc.com www.msc22.com 申博会员网址
太阳城申博开户登入 申博太阳城网址 太阳城申博娱乐直营网 太阳城娱乐138申博直营网 申博太阳平台官方网站 申博游戏登录直营网